位于Chur的这座新建筑的外立面由简单的几何形状构成。不过,这一称得上简单的细部的创建与实现却远比你想象的更加复杂。

无数的藻井元素覆盖着Chur的Planta别墅扩建部分的外表皮:只有在第二眼看时才能体会到这种重复性元素的魅力。远远看去,Planta别墅便以其华丽多变的细部,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这一由Alberto Veiga和Fabrizio Barozzi共同设计完成的新建筑散发着独特的自信魅力,以方形作为主要的细部元素。从整个结构的形状,到内部的几何形状,再到外立面的细部……这一元素也反映在建筑的多个层面之中。

 

虽然这座建筑的形式很快就被定义为是一个线条内敛,结构简单的作品——外立面设计的灵感却出现的相对较晚,Veiga表示,“我们一直都在寻找能够改善设计的事物——属于当代的,现代感的事物”。

 

在寻找连接元素时,建筑师再次研究了Planta别墅——并将装饰作为与现有建筑建立关系的一种细部,这也为自身设计的演绎提供了足够的自由。“如果没有装饰,建筑物的体量会产生截然不同的效果。这是一个独特而简洁的元素”,Veiga说。它不是次要的细部构成,而是具有特殊意义的元素。他认为结构本身的坚固性与精致细节的结合体现了对于环境的表达:“Graubünden是一个地理位置优越,充满各种细部与面貌的地方。”建筑师意图在形式语言中同时辐射出力量感与轻盈感,因此材料的选择也就显而易见。 “混凝土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材料,你可以和它玩出很多花样,可以随心所欲地用它做任何设计,这种特性真的很吸引人。”

立面的细部同时呈现出既复杂又简约的面貌,尤其是元素的深度感更是加深了这种印象: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细部不是由一个方形构成,而是由三个具有高差的方形构成。这一复杂的设计,从构思开始到立面实施完成总共花费了36个月。

 

Barozzi Veiga与苏黎世的Feroplan工程建筑公司及Sulser混凝土工厂一起测试了外立面设计方案,并试用了五种不同的设计。 
2014年1月,赉立代表Elmar Pallasch首次在瑞士建筑博览会(Swissbau)上看到了这些方案,当时Feroplan的一位工程师问他赉立是否能制造出必须的模板。 Pallasch的回答是肯定的。 鉴于Sulser和赉立已经共同开展了许多项目,因此两家公司决定携手合作。 赉立为模板供应原材料,Sulser则在瑞士铸造模具。 “混凝土工厂的工作人员在铸造PUR定制模具和制造相应的混凝土构件方面非常有经验”,Pallasch说。 
在第一批由石膏和木材制成的模板完成后,Sulser在自己的木工厂制作了外立面细部的原始模板。不过实际的铸件却是由混凝土构件制成。为此,瑞士公司从2016年5月开始订购一系列产品,共计200个容器的赉立液态塑料PUR弹性体A55。 
为了在混凝土中形成三个正方形,制造的模板需要超过三英寸厚。技术人员决定通过铸造木质元件来加固模板,确保元件的偏移可以绝对精确。同时,专家们特别注意确保各个形状的尺寸精度,以便于它们可以间距均匀地在混凝土中反射,同时不产生位移。经过这样高度精准的生产过程之后,这些混凝土构件于2016年夏天交付并在施工现场完成了安装。

 

完成的外立面为建筑带来了迷人的多重面貌。对于两位建筑师而言,当一天中太阳的轨迹不断变化时,光线会改变建筑物的外观,雨水也会凸显出建筑的不同面,从而以自然的角度进一步深化他们的设计。光线和水会为观察者提供许多不同的方式来体验建筑。随着岁月的流逝,建筑结构的每一面都会以不同的方式发生变化。“时间会改变我们的生活,也会以完全相同的方式改变建筑,”Veiga说。Barozzi Veiga认为,老化过程并不是施工后开始的必然过程,也可以是建筑设计的重要元素。

 

这样的外立面赋予了建筑深度与结构的质感,也为巨大的建筑增添了优雅的气质。建筑师最终实现了他们的目标:“我们希望从不同的角度去展示混凝土的特质。” 

上海鼎中新材料有限公司

Shanghai Dingzhong New Materials Co.,Ltd.

上海市浦东新区三灶工业园宣春路158号

recklichina@163.com

dingzhongmaterial@163.com

 

谈女士:18621563648

黄女士:13564522078

矫女士:13916712511

更多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