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建筑师在作品中创造了众多微妙的相似之处,那么Chur艺术博物馆的扩建工程将与主建筑形成鲜明的对比。

灰色的立方体耸立在Chur的Bahnhofstraße广场上。它绝对的体积感与清晰的线条感令人印象深刻,但一些简单的视觉手法却赋予了它轻盈质感。它与周围的建筑保持着距离:右边是办公楼; 左边则是一个涵盖东方风格细部的迷人的帕拉迪奥建筑。立方体是邻近的Planta别墅(内含博物馆)的延伸部分。一个豪华别墅旁边的灰色立方体——它们的建筑关系将如何成立?

 

在Chur的BündnerKunst博物馆扩建项目中,Fabrizio Barozzi和Alberto Veiga所做的设计自然地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力,却又不会成为喧宾夺主的焦点。它的体量自豪地矗立在让人惊艳的主建筑旁边,却并没有与它形成角力。“我们希望的是一个具有自己身份和特征的扩建部分,”Alberto Veiga解释了建筑师所采用的方法。微妙的结构细节不仅与主建筑建立了联系,也给予了它应有的尊重。

Planta别墅是博物馆的总部。这一建筑最初是商人的住宅。别墅遵循建筑师Johannes Ludwig的规划,建于1874年至1876年。通过自学, Ludwig从石匠和木匠成长为一名建筑师,他为棉花工业家Jacques Ambrosius von Planta设计了这座别墅。这位在埃及经商的商人热衷于异国的建筑风格。他要求Ludwig创造一个以威尼斯帕拉迪奥与东方细部为基础的住宅。丰富的外墙饰面,主台阶上的狮身人面像雕塑,雄伟的入口正门,华丽的室内装饰,以及圆顶中庭,让Planta别墅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无处不在的装饰

自建成以来的140多年中,Planta别墅已经历过多次改造与精心修复,最近的转换工作,则是为了确保博物馆的消防安全。这些年中,博物馆也为艺术品安置增加了一个扩建部分,通过玻璃走道连接到别墅。 2011年,博物馆宣布了一项国际设计竞赛,希望以一个更加现代的全新空间取代现有的扩建部分。 建筑公司Barozzi Veiga赢得了这项竞赛。 “他们的项目以在建筑环境中精确而清晰的定位深深打动了我们,”博物馆运营商解释道。

通过仔细研究现有建筑,两位建筑师最终得以完成现在的设计。“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帕拉迪奥复制品,它有着大量的内部装饰。在Chur,装饰无处不在”,Veiga说。在竞赛中,他和Barozzi想要提交的设计不仅仅是要满足建筑物的要求和建筑的区位。他们无法摆脱装饰。“装饰的概念意味着赋予了设计决定性的细部。”

建筑的外立面有着浮雕般的外观,充满了重复性的简化装饰。方形元素将结构形式提取为一个整体。浮雕的外观又赋予了自身深度与轻盈感。正是这一外立面使建筑如此独特。“没有装饰,建筑物的体量将会产生截然不同的效果”,建筑师说。它在新结构和旧有的别墅之间建立了联系。

另一方面,建筑师确实创造了与主建筑形成鲜明对比的内部装饰:总体来说,室内设计非常有限,标示只安装在绝对必要的地方。楼梯间以灰色外露的混凝土包裹,而展览室则是白色的。房间围绕着楼梯间布置,游客可以逐渐从新建筑物被引导至主建筑中。内部没有华丽的视觉与装饰,这可以使展览品完整地呈现自身,并给予游客可以思考的空间。别墅中只有连接新建筑的小而陡峭的楼梯有着丰富的色彩与视觉对比,通过这样的过渡空间,游客们便可以从视觉受限的现代展陈空间走入主建筑中丰富细致的历史世界中。
凭借对旧有风格的巧妙引用与自身呈现的自豪态度,Barozzi Veiga的建筑不仅仅是Planta别墅的一个现代延伸:它更是一种对旧建筑空间的提升。

上海鼎中新材料有限公司

Shanghai Dingzhong New Materials Co.,Ltd.

上海市浦东新区三灶工业园宣春路158号

recklichina@163.com

dingzhongmaterial@163.com

 

谈女士:18621563648

黄女士:13564522078

矫女士:13916712511

更多案例